“学费杀人全纪录” 高额学费逼死中国民众

2019-04-29 05:18:01

近年来,中国高中、大学学费一直有升无降,一些农村家庭甚至被高额学费逼得家破人亡,中国教育收费亟待给农村家庭减负以及规范一个署名寒心的《“学费杀人”全纪录》网文最近在网上流传甚广,文中提到十二例因不堪高额学费重负而自杀的个案有学者指出,对教育官员来说,“执政为民”这四个字,似乎只是一句口号而已许多家庭因要负担很重的公众教育费用,倍感到生活困苦   以下十二个经过中国媒体报道的真实例子,也许已经说明了中国教育实在是存在太多问题: 个案一:自杀者:王静娜(成都金牛区土桥中学高三毕业生),19岁,女   2005年8月14日《成都商报》报道,05年8月13日16时王静娜许喝下农药“灭蝇灵”自杀身亡她的自杀诱因是:王静娜被成都某民办高校录取,学费13000元(人民币,下同)王静娜生活在单亲家庭,父母多年前离婚,经济较为困难王静娜的学杂费共要1.3万元,出事前,母亲表示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大一笔钱来,不过劝她说不要着急,会慢慢想办法在王静娜找过爷爷要钱,但是没有成功后,自杀 个案二:林冰心,李清培(泉州永春县达埔镇狮峰村应届毕业生)之母   2004年8月4日《泉州晚报》报道因承受不了家庭贫困及儿子大学费用无着落等生活压力,04年7月26日,林冰心喝农药自杀   原来,李清培被福建集美大学的录取以及家庭债台高筑2001年,李清培的父亲李德斯去世2003年,李清培十六岁的妹妹李少玲初中毕业,但因家里已经负债一万多元,只能辍学打工当年3月刚年满十六岁的李少玲到南安诗山一家雨伞厂打工,每月给家里两百元钱帮补家用   当年李家向亲邻们暂借数千元弄起来的蘑菇种植房几乎绝收,又负债数千元林冰心临死前多次告诉乡邻,自己因无法承担家庭贫困及抚养一对子女的压力,“很想早早解脱” 个案三:刘淑杰,周娜(沈阳四中高三毕业生)之母,经抢救,幸存   2004年08月27日《辽沈晚报》报道,2004年8月26日8时,刘淑杰在家中吞下一百片“安定”,经抢救,幸存   周娜被北京应用技术大学计算器本科专业录取,每年学费高达八千多元,周娜决定放弃到北京读本科,准备在沈阳读个花钱少的专科,但念专科学费也得要4000家里同样也负担不起自杀前,刘淑杰曾留下遗书:“……我很想圆了你的大学梦,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不能给你一个很好的环境……对不起,……”   周娜上小学时,父母离婚母亲有严重的心脏病母亲下岗后,母女每月就靠社区和单位补助的两百多元钱以及崔女士(刘淑杰的朋友)的接济艰难生活 个案四:龚某,焦志梅(皋兰二中高三毕业生)之母   2004年8月27日《甘肃农民报》报道, 2004年8月22日,龚某凌晨投入自家水窖井   焦志梅被张掖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录取,凑不齐女儿近五千元的学费   焦家里条件不好,焦志梅的哥哥又到了娶媳妇的年龄母亲曾几次向焦志梅提出让她放弃上大学后来,父母看到她执意要上大学,便四处筹钱,但直到8月21日,才凑了3200元 个案五:赵丽芹,系李致富(永吉县实验中学高三毕业生)之母   2004年8月26日《东亚经贸新闻》报道,2004年8月20,李致富收到高考录取通知书,几天后赵丽芹在家中牛棚外上吊   李致富被长春汽车工业学院录取,每年学费要八千元赵丽芹到处给儿子筹钱,但也只是借了四千多元钱,自己又再次病倒在床,父亲和李致富商量这4000块先给妈妈治病,结果赵丽芹就背著家人牛棚外悬梁自尽了自杀前她对李致富说:“我这病看也看不好了,妈就不花冤枉钱了你不要总想家里的事,好好上大学,这就是孝顺我了”   赵丽芹患有心脏病、风湿病等多种疾病自杀前,家中两头牛突然死亡,从此赵丽芹一病不起家里东挪西借,拉下了1万多元债李致富经常到县城里打零工,但是他在一个工地干了半个多月,却没得到一分钱工资 个案六:王俊华,北京市顺义区杨镇二街村村民,两个孩子之父   2004年8月18日《京华时报》报道,2004年8月4日晚,王俊华喝农药身亡   2004年8月3日,王俊华的两个孩子同时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学费共约八千元   王俊华的工作是清理村里的垃圾,年工资7900元,这是全家的生活来源8月4日晚,王俊华讨要上半年的工资未果,喝农药后死在自家院里死前,他在院子里大喊:“我就是死也要让孩子上学” 个案七:孙守军,孙大朋(辽宁辽阳四中高三毕业生)之父   2006年3月16日《南方人物周刊》报道,2004年8月2日,辽宁省辽阳市太子河区小祁家镇窦双树村农民孙守军在家中喝下大半袋“万灵”牌杀虫剂自杀   孙大朋被锦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录取,学费每年5308元自杀前,曾留下遗书:“我儿……只因为我没有能力让你上学,没有脸对你,只可以用我的死向你谢罪”   2003年,辽阳市政府征地,孙守军一家仅得6000多元补助失地后,孙守军做卸火车皮、当瓦工等苦力工作,平均一天挣20来块钱几年来,孙守军因劳累过度,患有腰间盘突出、前列腺炎等疾病 个案八:达州通川区蒲家中学高三应届毕业生郑清明   2004年06月24日《华西都市报》报道,高考前两天2004年6月4日,郑清明卧轨自杀   郑清明家里非常穷,这一学期还差学校600多元学费,学校为了收回这笔费用,对郑清明多方相逼,考前又没有给其发放准考证   郑清明由外公郑自礼抚养2004年,郑自礼的老伴生了病,花了不少钱,万般无奈之下欠了学校600多元钱郑清明的班主任张旭渡多次当著同学们的面为难郑清明,赶他回家找钱2004年6月4日,郑清明再次回家要钱,说要到学校去考试,他外婆就翻箱倒柜找了些钱给了他,谁知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个案九:邵某,河北省大城县王香屯村村民,儿子即将高考   2004年6月9日《燕赵都市报》报道,2004年6月2日割腕自杀   考虑到孩子今后上大学的高额学费和家庭的难处,邵某在儿子高考的前5天自杀身亡   小邵的母亲身体不好,1999年肾结石治疗时花费了一万多元,自此家中收入一直很紧张邵某供三个孩子上学,家中已经借了大笔外债自杀前,家中仅有5000元事情发生后,邵某在医院里抢救花了近一万元 个案十:甘肃省山丹县一中高三毕业生苏天将,男,17岁   2003年8月25日《兰州晨报》,2003年8月4日苏天将上吊自尽   原来,苏天将被兰州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录取,每年学费3200元无法筹集到学费,在生活的重压下感到前途无望自杀   苏天将的母亲没有工作,全家人的生活全靠父亲一个人的微薄工资维持父亲患有膀胱癌,花了很多钱2000年,“山丹煤矿” 下马,所有职工都失去了工作,包括苏天将的父亲在内 个案十一:景统仕,景艳梅(榆林一中高三毕业生)之父   2003年07月26日《燕赵都市报》报道,2003年7月14日,,榆林市子洲县苗家坪乡牛心疙瘩村村民景统仕在家中服毒自杀   景艳梅被东北师范大学录取,每年至少需要一万元的费用,弟弟和妹妹每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也要好几千元 景统仕有五个孩子,虽然大女儿和大儿子已成家,但景统仕的家庭负担仍然沉重,家中已经欠了三万多块钱的债除了景艶梅的学费,还有景冬梅、景雄的学费,学费每年近万元因为欠账太多,又经常借钱,所以再借钱就比较困难景艶梅高考完后,景统仕父亲的病加重,但他的菜地一斤莲花白还卖不到五分钱事情发生后,家中又增加了8000多元的抢救费 个案十二:小丁之父,小丁(当年宝鸡市高三毕业生)   2002年8月29日《华商报》报道, 2002年8月25日,小丁之父跳楼身亡   小丁考上复旦大学,丁父无法筹足7000多元学费   丁父给个体运输户开货车,家庭经济十分拮据丁父死前近两个月雇主不发工资,他试图向雇主借2000元但未能如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