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也上访:因抗上被免职12年

2019-04-29 10:19:01

王亚光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1988年分配到陕西省富平县法院工作,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1994年,在一起简单的行政诉讼案中,他被指违背法院审判委员会的决议,制作判决书,从此背上了“抗上”的黑锅王不服,进京“告状”,遭到报复,被免职、扣发工资、公务员考评不称职、待岗等,各种迫害接连而来 1993年,富平县王某申请在单位临街空地建房,单位同意后报县城建局审批,城建局收了王50元管理费之后王动工建房同年7月,县企业局需要王的这块地皮,经协商,对方答应补偿王7,000元但是这笔钱始终未给,因此王拒绝拆房于是城建局出面,以违章的名义强拆了王的房子 王某不服,状告城建局1994年春开庭,王亚光为主审法官,认为原告没办手续,房屋属违章建筑;但是被告收了管理费,应视为同意建房,负主要责任他将意见提交法院审委会,审委会决议否定了他的意见,将被告赔偿的损失费2,838元改为400元,将原告的诉讼费由25%提高到50%.王虽然对审委会偏袒城建局不满,不过他还是执行了审委会决议,按规范写了判决书,只是文字与决议略有出入 不久,富平县法院召开大会,王亚光被通报批评,说是违背审委会决议,擅自改写判决书会后,他去找院长询问,院长要他写检查,否则就免去他的助理审判员职务王亚光不服,认为他写的判决书没有错误院方指出,审委会的决议是“受理费四百元,各半负担”,而王亚光写为“诉讼费四百元,原、被告各半负担”王亚光将“受理费”写为“诉讼费”,在公文上只是更规范了,不知何错之有 由于王亚光抗上,拒绝检查,1994年5月,该法院发出“通报”,免除王亚光的助理审判员职务该通报使用“纯属强词夺理”、“狡辩”、“欲盖弥彰”、“”色厉内荏“、”是故意而非过失“、”政治问题“等严厉词语,指责王亚光当时县司法局长张忠林看了,吓了一跳,说简直是一份”声讨檄文“ 王亚光为伸冤,从1994年11月开始到北京奔波上访,讨“说法”他戴着大盖帽、身穿着法官服到最高法院信访室法官告状简直是天下奇闻人们惊奇地问:“法官也上访”一次,王亚光穿着法官服站在中纪委门口,用一块白布写上“法官告状”他被认为是闹事,带到派出所 王亚光到京上访,花销很大,每次费用都要三四千元,而他的每月工资只有四五百元,还要供养一个孩子于是,他举债上访妻子劝他:“算了吧,你总么都斗得过人家”也有朋友给他介绍了新工作,劝他离开那个是非之地但是王亚光执意不肯,说“不公正的事,实际也是损害法律要维护法律的尊严” 王亚光头次告状,最高院就批示省高院查处,省高院经审查认为,王亚光是对的,县法院对王亚光的处理是错误的,应纠正但是,县法院不仅不落实,反而报复王院领导将他上访作为旷工,两次扣发他的工资之后,又不给他评公务员;全院一百多人,单让他一个人下岗而同时,该县的一名舞女通过门路,却调进法院,当了法官,她只有小学毕业王亚光的下岗和舞女当判官,闹得全县沸沸扬扬 这些年来,王亚光四处奔波上访,承受着身体上、精神上、经济上的巨大压力2001年2月,媒体报道了王亚光的案例之后,富平县法院院长被停职2004年,王亚光最后一次上访两年后,王亚光的问题才总算解决,前后一共赔上了12年的光阴,共进京上访2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