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母亲率众打死强奸女儿色狼 群众帮忙痛殴

2019-03-08 11:03:00

听说未成年女儿小叶被人强奸了,单身母亲忍住悲愤先报警,后纠结弟弟等众人在广州街头上演抓“强奸犯”的一幕,逮到犯罪嫌疑人后饱以老拳,引得周围群众也纷纷上前痛殴“色狼”,最终闹出人命昨日上午,从受害者家属变成被告人的母亲及舅舅和打死人的群众陈某三人,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涉嫌故意伤害罪受审 母女庭上谋面痛哭 昨天庭上,小叶的舅舅陈某雄、母亲陈某春、汤某辉列坐在被告席上,小叶则和表妹边擦眼泪,边在紧闭的法庭外试图了解庭审情况在陈某春被法警带入法庭,后又被押出法庭候审,几次来回路过门口时,两母女禁不住拉着对方的手大声痛哭当公诉人当庭宣读小叶讲述被强奸经过的口供时,陈某春悲痛得大哭起来,场面让人感到极其心酸 陈某香庭上对实施伤害行为并不否认,但辩称自己只是踢了死者几脚,及刮了几个耳光其哭诉道,得知女儿被强奸后悲痛欲绝,是在弟弟陈某雄的多次劝说下才决定报案,而不是找对方算账 而陈某雄除涉嫌故意伤害外,还被指控犯有非法持有毒品罪其辩称自己没有持械殴打被害人,“当时情况很乱,跟拍电影似的,很多群众帮着一起抓住和殴打强奸犯,根本看不清都有谁打了、有无持械至于被捕时从身上搜出的毒品,陈某雄称不知情,辩称是帮朋友把东西拿给同住的人 辩护人称死者咎由自取 辩护律师指出,从起诉书和法庭调查均显示,陈某香得知女儿被强奸的噩耗,首先采取的是报案,并被告知看到李某雄就报警送到派出所;随后又因李某雄不断骚扰,才想将其抓捕并扭送派出所辩护人认为,此案事出有因,正是因为被害人李某雄强奸了陈某香未成年的女儿,李某雄过错在先,而本案则在扭送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伤害 辩护人辩称,陈某香作为单身母亲,含辛茹苦抚养女儿长大女儿遭李某雄强奸一事,给其造成的伤害是无法言说的,其在痛不欲生和极为气愤之下,即使说了气话并动手打了被害人几下都是人之常情,并没有超出必要的限度本案属特定情况下犯罪,被害人的过错是导致本案的关键因素,这是不容回避的咎由自取的应负的责任,因此请法庭予以充分考虑 死者前妻索赔50余万 此外,被害人李某雄前妻委托律师对被告一家提出了50余万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据悉,被害人李某雄双亲早已过世,与前妻离异后,李某雄曾独自抚养9岁的儿子本案中,李某雄前妻是以索要儿子抚养费提出的 据悉,本案尚待进一步审理 案情回放 “强奸犯”被当街打死 2009 年7月10日凌晨,年仅16岁的小叶应表妹邓某邀请到夜总会喝酒,期间邓某男朋友带来一个40多岁叫“雄哥”(被害人李某雄)的男人年幼的小叶不知身陷险境,灌下几瓶啤酒后就开始意识不清醒了随后,李某雄开车将小叶等人送到白云区一个宾馆开了两间房,并对小叶实施了强奸 当天,小叶回到家后向母亲陈某香、舅舅陈某雄等亲属哭诉一家人忍住悲愤情绪,首先理智地去了当地派出所报案,录了口供并带警察到宾馆收集证据然而,小叶不停接到李某雄打来的骚扰电话,称要包养她,并要求再次见面陈某香遂与陈某雄商议如何抓获并教训这个“强奸犯” 次日,小叶约李某雄到广州市龙津东路附近,下午3时许李某雄开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如约而至此时,埋伏在附近的陈某雄、陈某香及事前邀约来帮忙的汤某辉、林某辉(另案处理)等人即上前抓住李某雄李某雄趁机挣脱驱车逃离,结果慌不择路撞上一辆2号线公交车陈某香边追边向围观的群众哭诉“未成年的女儿被强奸了!快抓强奸犯!”一些围观群众难掩愤慨,上前拦截逃跑的“强奸犯”陈某雄等人随即赶上,并持械对李某雄进行殴打并捆绑,殴打中李某雄被扯掉上衣,光膀子趴在地上没再动弹 见状,陈某雄等人逃离现场,陈某香则留在现场拨打了110和120当警察和120急救车赶到时,李某雄已伤重不治身亡陈某香投案自首经法医鉴定,李某雄系被钝器暴力作用头部,造成大、小脑广泛性蛛网膜下腔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