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学校长被曝:竟将调皮女生打成精神病

2019-06-08 03:17:00

  1月6日,信阳市息县小茴镇汪围孜村关东组,田野里还有一些残雪,空气干冷14岁女孩关芳(化名)坐在门前,呆呆的看着天空中掠过的小鸟,一言不发一只小狗走过来,用脸磨蹭着关芳的手,她无任何反应   此时,别的孩子正在学校上课,而关芳,已经这样在家待两个月了“自从被校长打后,她就这样了!”关芳的母亲陈锐说   家长:女儿被校长打成精神病   陈锐介绍,去年11月6日晚8时许,在息县小茴镇一中上学的女儿关芳和同学姚娟(化名)一起,到三楼七(4)班喊另一同学回家久等不出,在孩子调皮的天性下,关芳开关了一下教室的电灯而这一小动作,被酒后巡视的校长高永峰撞见,高永峰一把抓住关芳的头发,朝她脸上打了几巴掌,关芳好不容易挣脱,拿出手机想向母亲求救,却被高永峰一把抢过,用力摔在地上被酒精刺激的高永峰还觉得不解气,又冲过来抓住关芳的头发,将她拖到二楼,围观学生中有人哀求校长松手,但校长不听,一直拽着关芳的头发,将她拉到楼下关芳使劲儿挣脱,然后借同学手机,向家长求救   陈锐说,女儿回来后,不吃不喝,一会哭,一会笑,精神出现问题   陈锐拿出女儿在信阳市精神病医院的诊断证明,结论是:应激相关障碍   记者了解得知,应激相关障碍,旧称反应性精神障碍或心因性精神障碍,指一组主要由心理、社会(环境)因素引起异常心理反应而导致的精神障碍   教育局:校长批评教育是职责   陈锐向息县教育局反映,2012年12月26日,息县教育局对此事作出回复,回复称2012年11月6日晚8点10分左右(该校8点20分下自习),小茴一中校长高永峰和总务主任陈炳学在校园值班,发现七(4)班灯光忽明忽暗,高永峰立即跑上楼查看情况,发现八(2)班学生关芳趴在门口不停地开关电灯,高永峰要求关到办公室,关拒绝并说“我不上学了,你还能怎么管我”高永峰就拉关的胳膊到办公室,关挣脱不去,并把高永峰的手挖破,之后跑下楼给家长打电话,说高永峰打她了   息县教育局的处理意见认为,关芳违反学校纪律,影响班级学生正常学习,高永峰作为校长,对关芳进行批评教育是职责所在   学生:看到校长抓关芳头发打其耳光   校长高永峰究竟打没打关芳?   6日下午,记者来到小茴镇一中,学校大门紧锁,记者不得入内   关芳的母亲陈锐向记者提供了几名目击学生书写的证明学生姚娟(化名)写道:我和关芳到七(4)班玩,关芳把灯关了一下,又开了,当时高校长去了,先对我身上拍了一下,我吓跑了校长就抓住关芳了,我转过来一看,校长正抓住关芳的头发,拉到楼梯口对关芳脸上打两耳光,当时就把关芳打哭了校长还把关芳的手机抢过来摔在地上,后又抓住关芳的头发往下拉,一直拉到一楼我看见校长满脸通红,一身酒气   学生陈某也证明,看到校长拉关芳的头发学生牛某同样看到校长拉关芳的头发,并打了关芳几耳光   该校教师胡某也证实,当晚校长高永峰确曾饮酒   校长:没有打人让走法律程序   1月7日上午,记者与校长高永峰取得了联系问及打学生一事,高永峰坦承,曾对关芳进行拉扯,但没打人对相关学生证言,高校长称不真实对关芳应激相关障碍的诊断结果,高永峰说,如果认为关芳病情是他造成的,关家可以走法律程序,到法院起诉   另外,对学生反映他饮酒一事,他也予以否认 高永峰还说,不仅他没打关芳,相反,关芳的父亲关永杰还带黑社会人员,闯进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