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党媒:任志强让中共分化 走资派泛起?图

2019-08-08 01:08:00

任志强和共青团中央关于共产主义的论战引起了舆论的关注,其风头甚至隐隐盖过了习近平访美,成为大陆网络热议的焦点任志强虽然自称希望能实现共产主义,但其借助批判“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口号急功近利之名,宣传民主、自由、法制等普世价值之实而共青团官方微博、《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则侧重强调理想的重要,更多的是一种态度的宣示 有观点认为,“优秀的共产党员”任志强和共青团中央的争论,代表了中共党内对共产主义持有不同观点人群之间的分歧关于共产主义的讨论自改革开放后有长达30年的有意搁置,但习近平上台改变了这一状态习近平数次提及共产主义,这引起了舆论的热议和争论所谓真理愈辩愈明,若将关于共产主义的讨论摆在台面上,进行一场涉及全民族的大讨论,也许更利于整个民族尽快取得共识 任志强代表了党内一派人 在分析任志强的观点之前,首先应了解任志强的背景任志强父亲是原商业部副部长任泉生,任志强从1981年进入国企,其最为外人所熟知知的身份,是国有公司华远集团总裁和任志强身份相似的中共党内人士还有许多,他们在80年代响应邓小平“先富”的号召,纷纷进入国企 经过30年的发展,这些身份相似的人已经形成了一个小的阶层或集团,除了“电力一姐”李小琳等代表性人物外,其他不知名的还有更多这些人被称为党内的“从商派”,对他们持有敌意的人也称他们为“走资派” 任志强并未否定共产主义,他自称“至少目前还是优秀的共产党员”,但言辞间有意犹未尽的意思自团中央的官方微博号转发了王向明教授的《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旗帜》一文,任志强回复称“被这个口号骗了十几年”,任志强和团中央的论战就激烈的开始了但因为团中央的文章是发在“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话题下的,因此外界并未能确认,任志强反对的是“理直气壮的高阳共产主义旗帜”,还是“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直到任志强发长微博,称“并不反对共产主义的目标”,反对的是“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个口号太急功近利,因为“几十代人的努力也仅仅是走在实现共产主义的路上”,他的论点才清晰起来不过纵观任志强发的两篇长微博全文,不时夹杂“民主、自由、宪政”等普世观念,任志强似乎意犹未尽 其实鉴于任志强共产党员的身份,和其称得上是“红二代”的家世,以及因为家世获得的衍生利益,他不可能明确的反对共产主义任志强的意犹未尽,更多的是宣示对现行制度的不满任志强在文章中回忆文革结束的情景,充满了理想被击的粉碎的幻灭感,更突出强调“民主、自由、宪法、平等”,而这些概念是普世价值的核心要求 纵观已在全球40多个实践过列宁式的共产主义的国家,等级森严管控严格是明显特点,“民主、自由、宪法、平等”从来不是其主要的标签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在概念中创造了阶级的分化,并公开主张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暴力镇压,其精神与民主、自由、平等背向而驰因此任志强的言论,实质上可能是在“不反对共产主义的”大旗下,宣传西方的普世价值,所以才会给人以意犹未尽之感 任志强的“悖论” 任志强的观点,实质是在宣扬西方的普世思想,宣扬普世思想,必然反对共产主义而任志强又声称不反对共产主义,在这里他用了两个“悖论”,在支持共产主义的表象下,来隐晦的指责共产主义难以实现一是共产主义在产生的基因中就有国际的成分,按马克思的观点,共产主义从来不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主义,而是要实现世界的大同所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只是“中国梦”,不是共产主义共产主义要实现,必须在国际上大多数国家一起实现可大家熟知的现实是,共产主义在全球范围内失败了,如今社会主义国家寥寥无几由此自然的得出除非去解放全世界,否则共产主义实现不了的结论 二是任志强称,没有市场经济的制度就不会有物质的极大丰富,没有物质的极大丰富就不可能“按需分配”,而“按需非配”是共产主义最诱人的标志但市场经济的前提是财产私有,而财产私有和共产主义的基本原则“财产及生产资料公有”有着根本的矛盾所以由此悖论得出,共产主义和市场经济天然不相符,中国现在实行的不是共产主义,未来的发展方向也不是共产主义 任志强一方面称自己是“优秀的共产党员”,相信共产主义,一方面又利用两个悖论来得出共产主义无法实现的结论任志强的言不由衷意犹未尽,可能和他所处的位置与所有的思想发生矛盾有关 任志强的言论并不孤立,前一段时间招商集团董事长,太子党之一秦晓也发表了相似的观点他们的言论是中共党内一个派系主要思想的集中代表任志强和共青团的论战的根源,来自于邓小平改革开放建立市场经济的基本国策和近来重新宣扬的共产主义之间的矛盾 众所周知,共产主义的最基本特点就是生产资料的全民公有,而市场经济的基础是财产私有,这两者的矛盾不可调和改革开放后30年对共产主义的争论“搁置争议”,埋头发展市场经济习近平上台后频提共产主义,但市场经济是主体的基本格局未变,这便造成了思想的混乱因此除非废除市场经济,不然只要宣传共产主义,可能就会有思想的矛盾出现 何妨来场大辩论 在任志强的微博引起热议后,共青团中央发表了署名为“景临”的长微博进行反击,称“共产主义是人类最伟大的理想”,“共产主义的实践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一代一代延续下去,共产主义就一定能实现”此微博署名“景临”,而景临在今年5月由共青团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提升为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部长由团中央宣传部部长署名发表文章,更多的是代表团中央在表明态度而纵观景临的全文,多理想少实例,满篇多是宣传性话语,舆论导向特点明显 和任志强论战的不止是共青团中央《人民日报》的一篇旧文《不信仰共产主义的要清除出党》再次被转发,环球网发表共产主义理想没有欺骗中国一文,党媒称景临写的《与任志强先生榷》是对迷途党员的善意提醒,一时之间舆论滔滔,任志强被淹没在官方媒体的口水之中但这些文章都有一个共同点,即更多的是态度的宣示,而非事实的辩驳后来各方官媒集体住口,任志强删掉了以前的微博,有传闻称政府高层指令低调处理此时,将争论冷藏 以共青团官方微博为代表的官媒,其反驳任志强的文章更多的是一种态度的宣示有观点认为,官媒发声可能是出自本身的地位原因,任志强公然质疑共青团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一概念,已经侵犯到共青团存在的正当性和必要性,因此共青团发声驳斥也是意料之中共青团中央的声音,可能代表了中共党内大多数的“从政派”的理念因为共产主义是中共的一面旗帜,如果共产主义的可实现性受到了质疑,那么中共的政权将从理念上动摇,这威胁到了政府当中大多数人的利益 任志强和共青团中央的论战,代表了中共党内理念的分裂,也揭示出中共党员理想的缺失以任志强为代表的所谓的“走资派”们,和以共青团中央为代表的党内人群,他们之间已经有了利益和观念的分歧自邓小平改革之后,共产主义信念失去了社会和经济的土壤,新的全民信仰并未建立,政府官员们对任志强的反驳更多的是出自部门利益考虑,真正从内心拥护共产主义的官员也许并未能占到大多数 在经过长达30年的“搁置争议”后,习近平再次将共产主义推到台前面对党内和社会上的非议,能否将争议摆到明面上讨论呢?因为中共掌握着全部的话语权,所以讨论必须经过中共的允许真理越辩越明,文革结束后“真理标准大讨论”开启了改革开放三十年盛世,如果进行一场共产主义正确性的大讨论,也许能更快的取得整个民族的共识但根据此次的处理结果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