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暗助 五人敢死队助陈光诚突围 打手机敲定计划

2017-10-03 06:25:07

纽时:有关陈光诚本次出逃的很多细节仍不清楚,但支持者们说,他可能得到了其中一名同情其处境的看守的帮助他们还说,在陈光诚逃跑的前一天晚上,他可以通过手机跟支持者们讨论他的计划,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细节,因为那些看守们一直在努力切断他与外界的联系他花了20小时,才抵达预先决定用车接应他的地点据南京人权人士何培荣的微博披露,之后是她开着自己的车,把陈光诚送到北京 周六随着陈光诚胜利逃亡的更多细节曝光,人们更清楚地看到,在上一周,对于陈光诚本人、及冒着被捕危险帮助他逃往北京“安全地带”的那些人士,他们的经历有多困难、多危险 尽管当局的监视设备无处不在,(在中国)有这样一种“网络”,能帮助中国最著名的人权人士之一-陈光诚逃出虎口 他的朋友们说,上周日,陈光诚翻过家里的院墙时,不但没有被看守发现,而且他因为慢性腹泻及一条腿被看守打伤而身体虚弱,他后来设法逃出了家院和村附近的看守布阵,从山东农村逃到了300英里外的北京 朋友们说,陈光诚上周日的“突围”非常成功,以致当地的官员们直到周四才发现他不见了 “他逃出来只能说是一个奇迹”,人权活动人士曾金燕说上周陈光诚在北京被从一个安全地点转移到另一安全地点期间,曾金燕曾有一段时间和陈光诚在一起 曾金燕和其他一些朋友,及中共政府的一些人士称,陈光诚目前在北京的美国大使馆内,官员们正在那里试图谈判外交解决方案,以确保陈光诚及其尚留在山东老家的家人的安全,并尽量减少美中之间的关系破裂周六,美方官员仍然保持沉默,拒绝回答陈光诚是否在大使馆内 在过去的数月间,中国的人权活动人士试图让人们关注陈光诚的困境,并有数十人前往他居住的东师古村,希望探望陈光诚,并挑战当局对他的软禁 其中很多人在微博上公布他们的东师古之行都是以同样方式结束:受雇的看守们用暴力赶跑来访者,以保持让陈光诚及家人“与世隔绝” 40岁的陈光诚,长期以来在海内外人权倡导者中是明星人物他直到20多岁还是一名文盲,后来靠自学成才成为律师,并为被剥夺权利的农民和残疾人打官司而获得美誉但他因代表山东当地被强制堕胎和结扎的妇女提出集体诉讼,激怒了当地的“计生”官员 2006年,陈光诚被关进监狱很多法律专家称,当局对他的这些指控都是捏造的监禁了51个月后,他被押解回他在山东东师古的老家当地官员决定让他“保持沉默”他们把陈光诚家变成了一个临时监狱-有看守、监视摄像机和干扰设备,以确保他无法与外界联系陈光诚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也被限制在屋内,虽然当局后来允许他女儿在警卫的“陪同”下上学 他们家被禁闭的详情去年传了出来陈光诚和其妻子袁伟静,偷偷录制了一段家庭视频人权人士们称,当该视频被放到网上后,“绑匪们”对陈光诚夫妇展开了一系列的殴打,这些伤害至今仍让陈光诚行走困难一位朋友说,当警卫们发现陈光诚试图在家里挖一条逃跑隧道时,对他的看守就变得更加严厉 有关陈光诚本次出逃的很多细节仍不清楚,但支持者们说,他可能得到了其中一名同情其处境的看守的帮助他们还说,在陈光诚逃跑的前一天晚上,他可以通过手机跟支持者们讨论他的计划,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细节,因为那些看守们一直在努力切断他与外界的联系 朋友们说,在最近几星期,陈光诚一直连续躺在床上,让看守他的人以为他已经虚弱得走不了路,或是虚弱得不可能逃跑 作为出逃计划的一部分,他的妻子留下来分散那些驻守在他家门口的看守们的注意力 在他爬过家里的院墙后,据报道,他花了20小时,才抵达预先决定用车接应他的地点据南京人权人士何培荣的微博披露,之后是她开着自己的车,把陈光诚送到北京 她在周五上午写道:“现在,陈光诚要么就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要么就在北京的国安手中”她写下这个不久,就在南京家中被当局带走周六,记者仍然无法联系到这位女士,她的微博帐户已被禁用 据著名异议人士及艾滋病活动家胡佳表示,他上周在北京与陈光诚见过面,陈光诚在后来的三天受到一个由支持者们组成的松散的人网保护 也一直受到当局监视的胡佳表示,这个“网络”由五个人组成当陈光诚在北京的那几天,这个“团体”在疯狂地试图找到一种方式,保护他的安全胡佳说,“经决定,在中国只有一个地方是绝对安全的,这就是美国大使馆” 胡佳说,他肯定陈光诚成功抵达了美国大使馆,因为那些支持者们已设立了通信暗语周五,他收到事先设定的暗号称,成功把陈光诚送达那里 在美国德州的基督教团体“对华援助”也帮助协调了把陈光诚带到安全地点的行动其会长傅希秋表示,他不会提供很多细节 虽然他们在庆祝陈光诚的逃离,但活动人士们担心,当局必然会进行报复周六,这种报复出现上升势头周四晚,陈光诚的大哥被地方当局带走,他们还在试图寻找抓捕他大哥的儿子人权倡导者们说,他们担心陈光诚的妻子和母亲,也可能处在严重危险之中 除了开车把陈光诚从山东送往北京的何培荣外,在北京的学者和活动家郭玉闪,自周五向朋友们说他遭到公安的人跟踪后而“失踪”周六,胡佳的妻子曽金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