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改制军易党政难 十九大特邀代表名额历届最低(图)

2018-01-01 15:03:14

中共十八大以来,共有17名中央委员和17名中央候补委员相继落马4日中共中央组织部确定将有46名中共元老为其十九大特邀代表,相比往届党代会名额大幅缩水,外界认为目的是防止老人干政分析认为习近平借助反腐个人集权已相当可观,但时政评论人士崔士方认为,相对已确立“最高统帅”地位的习近平牢牢握住“枪杆子”而言,习近平对党、政、人大、政协四套班子换将进度远远落后于军委层面 中共七中全会及“十九大”分别于10月11日、10月18日在北京召开届时将选出新一届中共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 10月4日,中共党媒报导,中央组织部当天确定会有46名老党员,为中共十九大的特邀代表,他们均是1927年加入中共,并在中共党内担任过重要〝领导职务〞特邀代表与正式代表在中共党代会中享有相同的权利此前,中共官方公布其十九大于10月18日召开,正式代表名单共2287个 报导说,中共5年一次的党代会〝特邀代表〞制度,是从1987年中共13大开始建立,此后每届都有特邀代表13大因涉及许多新老交接,因此有此设计,当时党代表为1936人,特邀代表61人 除了当选代表和特邀代表,按惯例,中共还将请党内有关负责人和部分党外人员列席大会中共14大以来的历次党代会,每次列席人员有400多人,其中中共党外代表100余人 一般列席代表包括中共党内官员,中共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在京中共人大、政协常委,以及其它所谓各民主党派中央等高层 以中共18大为例,中共18大代表2270名,特邀代表57人,党内列席代表314人,党外列席代表147人 目前当局还未公布十九大特邀代表、列席代表名单值得关注的是,相较以往十九大特邀代表名额明显压缩,仅46名,为历届最低 日前,中组部负责人表示,中共十九大代表必须通过〝政治关〞,必须与〝习核心〞保持一致,维护习中央权威,如果代表被举报,被核实是事实,会调整代表名单 据悉,十九大代表本已〝选出〞2300名,但因政治问题,27名代表被取消代表资格,包括中共公安部前政治部主任夏崇源,已经落马的原中纪委派驻财政部纪检组长莫建成、重庆原市委书记孙政才等人 上述人员被踢出十九大代表名单,分析认为,这像征习近平切除了江派权力利益链,防止老人干政、干军,消除郭、徐隐患,取得了胜利 孙政才等十名中央委员将被处理 中共十八大以来,有17名中央委员落马:蒋洁敏、李东生、杨金山、令计划、周本顺、杨栋梁、苏树林、王珉、田修思、黄兴国、王建平、李立国、孙怀山、项俊波、王三运、孙政才、杨焕宁 大陆微信公众号“政事儿”的文章表示,上述17人中,李东生、蒋洁敏、杨金山在四中全会被处分;令计划、周本顺、杨栋梁在五中全会被处分;王珉则在六中全会被处分 到目前,有10名落马的中央委员待处理,包括苏树林、田修思、黄兴国、王建平、李立国、孙怀山、项俊波、王三运、孙政才、杨焕宁 其中苏树林、黄兴国、孙怀山、项俊波、王三运、孙政才等六人被开除中共党籍的处分待七中全会追认 其余四名落马的中央委员李立国、杨焕宁、田修思、王建平中,李立国、杨焕宁被“断崖式”降级,并被处以留党察看二年的处分,待七中全会追认而关于田修思、王建平还没有发布最新消息 同时,中共“十八大”以来,有17名中央候补委员落马:李春城、王永春、万庆良、陈川平、潘逸阳、朱明国、王敏、杨卫泽、范长秘、仇和、余远辉、吕锡文、李云峰、牛志忠、杨崇勇、张喜武、莫建成 时政评论人士胡平表示,习近平借助王岐山反腐,个人集权已相当可观 前中共监察部官员王友群表示,中共的腐败已经达到了人类有史以来登峰造极的地步就像癌细胞一样,一批癌细胞被杀死了,成千上万的癌细胞又被复制出来了防不胜防,无药可治究其根源,中共的理论、体制、机制都是滋生腐败的土壤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表示,中共的大规模制度性腐败则是江泽民上台后开始的政府和资本的结合,是江泽民上台之后经济发展模式的核心之一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成为“中国第一贪”,江泽民集团重要成员周永康、曾庆红、刘云山等家族都富可敌国 尽管十八大后习近平拿下17名中央委员和17名中央候补委员,但时政评论人士崔士方认为,相对已确立“最高统帅”地位的习近平牢牢握住“枪杆子”而言,习近平对党、政、人大、政协四套班子换将进度远远落后于军委层面 崔士方:习近平改制军易党政难 时政评论人士崔士方认为,作为一个列宁式的政党,中共高度强调“党指挥枪”,不但设置了“双首长制”,还将“双首长”建到了连队,并延续至今所以就对军队的掌控力度而言,中共无疑是各国共产党中最为严厉的一个 任何人一旦获得了军队的实际最高领导权(注意,不是名义最高领导,所以不一定是军委主席),要对军队实施改组,就并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 习近平对军队的掌控,具有独占性,不但其他政治局常委无从染指,老人干政的号子基本上也难以吹起在强调“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军令体制下,抵制的声音很容易就会被消弭 但是反观党政层面,虽然习已贵为“核心”,但以中共文革后逐步“规范化”、潜规则化而生成的党政体制,却构筑了很多道难以绕开的坎 比如“集体领导”,虽然习近平身兼多个小组长,在相当程度上弱化了政治局常委会但事关全局的大事,拿到每周的政治局常委会上“讨论”,还是不可少的这时有3名江派常委在场,再加上台上新贵与台下老人的勾兑,习近平想做一些伤筋动骨的大改变,势必会遇到各种绊马索、钩镰枪 比如“七上八下”,眼下王岐山的留任与否,就因为这个江时期定下的潜规则,而成了一个悬案 崔士方进而指出,毛泽东时期对党政军的全面掌控,毛有打江山带来的“红利”,邓同样有打江山的大存量,加上长期主持党政军高层事务,所以他们在党政层面都仍具备很大的号令权 习近平虽在军队已说一不二,但要把军队的优先股移植到党政层面,面对盘根错节的中共规例、派系山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