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独家 鲍彤:薄熙来的话提供了一条大线索

2018-01-01 03:30:05

薄熙来3月9日对记者说:“打黑绝不是公安一家,是公(安)、检(察)、法(院)、司(法)、(国家)安全,再加上纪委,是多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是由政法委协调的,并不是王立军一个人的事情” 薄熙来这番话指明了“政法委协调”这种有中国特色的司法制度,这是一条大线索,不可以轻轻放过他也许在为王立军开脱,也许在为他自己辩护,那都是法律允许的只要他说得完全对,就完全有效;部分对,则部分有效我主张,对薄熙来提供的这条大线索,以及由此牵引出来的一系列具体内容,认真进行审查,郑重作出结论 薄说到“政法委协调” “协调”的内容是“打黑”打黑是办案,办案是司法行为,包括侦查,取证,核实,逮捕,审讯,起诉,辩护,判决,直到最后定罪或不定罪,判刑或不判刑,都是司法行为各种不同的司法行为,必须由职权不同的法定机关,分别承担各自的法律责任,怎麼“协调”得了谁有本事“协调”“协调”的权力是谁册封的 这种册封有没有法律根据重庆政法委(或中央政法委)协调过哪些案件的哪些具体内容协调后产生了什麼后果是起了好作用还是坏作用都应该一一审查比方说,如果把无罪“协调”成了有罪,或者反过来,把有罪“协调”成了无罪,如果把伪证“协调”成铁证,或者反过来,把铁证“协调”成伪证,如果出现了诸如此类的情况之一,不管是重庆的政法委,还是中央的政法委,都是犯罪行为,都不应该捂盖子 “政法”大概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别名我对 “政法”是外行只因受命探讨政治体制改革,曾经邀请中央“政法”各部门座谈过当时我请教一个问题:公检法有时联合起来协同作战,有时各自独立行使职权,冤假错案什么时候多,什么时候少此话一出口,大家——包括公(安)、检(察)、法(院)、司(法)、(国家)安全,哄堂大笑,异口同声说:当然是联合作战冤案多,互相制约出错少 的确,叫它“联合作战”也罢,叫它“协调办案”也罢,大家穿一条裤子,上下其手,沆瀣一气,同心协力,还有什么领导意图不能贯彻,还有什么欲加之罪编不出来! 解放后的新中国,以盛产冤假错案闻名於世胡耀邦领导平反的几百万起冤假错案,当初是怎么被党和国家制造出来的其实毛泽东只用了两手:一手领导群众运动,一手协调专门机关不管是延安整风,还是镇反、肃反、反右派,毛泽东身体力行,“领导挂帅,首长动手”,下达指标,限期完成,必要时找个“副帅”,当个帮手,无不心想事成,把你打成永世不得翻身的铁案毛死后,情况有变化,两届总书记对制造冤假错案毫无兴趣不仅毫无兴趣,而且胡耀邦的注意力,集中在要求大家,努力平反过去几十年间的全部冤假错案;赵紫阳的注意力,集中在要求大家,认真依法办案,从今以后再也不要出新的冤假错案赵紫阳任总书记时,党中央还作出决定,撤销了政法委,改设以调查研究为职能的政法小组,主管法制建设和法制教育六四天安门镇压以后,由邓小平任命江泽民为“第三代核心”之后,情况也许逆转了 “协调办案”的政法委也许又应运而生捲土重来了我是阶下囚,不得而知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恶果不可能限於重庆一地,流毒肯定遍於全国说不定,数不尽的刘晓波冤案,陈光诚冤案,高智晟冤案,郑恩宠冤案,吴英冤案……,都是“政法委协调”这种制度的产物 现在中央要求反思重庆作为高效打黑的开创者和实验区,正在反思中央政法委及其书记周永康,恐怕有责任总结“政法委”的领导工作,反思“协调办案”这种制度的合法性或非法性,合法作用或非法作用我赞成以法律为指南,顺应公民的要求,仔仔细细彻底查查外国人的被害案,也查中国同胞自己的被害案,查个案,也查群体事件中的冤假错案,查含冤的知名案件,也要查不知其数的默默无闻的无名冤案明知是冤假错案,明知是长时期大批量制造冤假错案的罪恶制度,居然得过且过,将错就错,恐怕不仅是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