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对陈光诚事件的几点分析 我们明明赢了

2018-02-04 02:48:17

陈光诚事件令人揪心不已   我重申,绝对尊重陈光诚本人的意愿,尊重他的选择   我无意劝告陈光诚接受我认为最好的选项,我只是提出我的分析,尽可能客观地说明目前的事态,分析不同的选择可能导致哪些后果   (一)   如果陈光诚要求出国,这是有可能实现的据说在中美双方谈判之初,中方谈判者就声称陈光诚的“唯一出路是出国”   但如果陈光诚要求全家一道出国,中方可能未必马上答应据孔杰荣教授说,中方一开始就提出,只同意一人出国,不同意全家一道出国   按理说,既然中方都同意陈光诚出国了,那又何苦不让他的家人出国呢当年一大批六四通缉犯以偷渡的方式出了国,一两年后,中方尚且允许他们的家人出国,那又何苦不让陈光诚的家人出国呢因此我们可以相信,一旦陈光诚出了国,那么,他的家人也会允许出国,只是有可能要费些周折,等一些日子而已总之,如果陈光诚要求全家出国,我以为是可能实现的   如果选择出国,陈一家就得到了自由和安全流亡生活固然不易,但相比于陈一家原来的状态总要好的多,孩子也能过上正常的生活美国对残疾人有很好的福利,陈光诚上过中医药学院,会针灸推拿,在美国也用得上   《华盛顿邮报》说的不错,流亡美国会大幅降低陈光诚对中国的影响力当然,在美国也是能为中国的人权民主做些事的,但能做的不多由于陈光诚以往熟悉和关注的领域比较窄,所以他能发挥作用的空间恐怕比别的很多流亡者要小   再有,如果选择出来了,那就要有回不去的思想准备估计当局不会给陈有效护照,因此陈无法效仿冯正虎   流亡会降低对国内的影响力,主要是指道义的影响力,人格的影响力;而这是很多异议人士--依我看也包括陈光诚--的主要力量所在这种道义的,人格的影响力是靠着多年承受艰险苦难才积累而成的,让它流失毕竟是很遗憾的   (二)   如果陈光诚选择留在国内,那有很大的意义,也有很大的危险   有人说,在国内也做不了什么事,因此也谈不上有什么意义但是,对于一个坚持自己理念的人来说,坚守国内本身就有很大的意义那本身就是在成就道德英雄,在成就崇高的人格,在积累中国人权民主事业宝贵的道义资源再说,你总还能做点事同样的事,在国内做就比在海外做,在道义上政治上的意义要大得多   留在国内,意义大,危险也大不过我认为,在经历了这次逃离东师古和进入大使馆等一系列事件后,陈光诚面临的危险要比以前小,而且小很多   在共产专制下的中国,一个长期坚持表达异议的人,必定处于某种危险之中   要去除这种危险,得到有把握的安全,唯有两途:要么放弃,要么出国   在既不放弃又没出国的情况下,我们只能考虑,在什么情况下,危险会小一点,安全会多一点   一般来说,这取决于以下五点:   1,媒体关注程度,海外媒体自不待言,现在,连中共官方媒体也提到陈光诚,虽然其目的在于损害陈光诚的形象,但客观上大大增加了他在一般民众中的知名度,这就使陈光诚人间蒸发变得更不容易,反而增加了安全系数   2,国际社会关注程度,这次对陈的高度聚焦,达到空前未有的程度   3,最高当局负多大程度的责任,过去,陈光诚在小小的东师古,就算被打死了,中央很容易把责任推给地方,找两个临时工顶罪现在就不一样了,今后陈光诚有三长两短,人们都知道责任就在你中央专制者擅长假手他人做坏事,一旦要他自己直接负责,他就会有所忌惮   4,如今,能对中共有所约束的也就只有美国了这次事件使美国深卷其中希拉里,乃至奥巴马都出来做担保其他异议人士受到迫害,能在纽约时报华尔街报发条新闻就算不错了;大不了国务院发言人出来说两句今后陈光诚若出了事,非逼得希拉里亲自出面说话不行眼下正是总统大选,两党都不敢在这件事上表现得不象样子,否则会损害自己   5,中共当局也明白,如果在这件事上公然违反承诺,等于煽奥巴马民主党政府耳光,等于帮罗姆尼助选,只会强化美国政界对华的鹰派势力,从而给自己的利益造成损害再加上薄熙来案件,对周永康一派里多少总有所削弱,因而也增加了有利的因素   以上五点,这一次都凑齐了,而且都发挥到很高很高的程度作为一个个案,这是十几二十年来最有利的一次虽然它和我们的理想(结束一党专制,实现自由民主)还有很大距离,但现实地讲,已经是在目前情况下相对很好很好的了   (三)   陈光诚要做怎样的选择是他的事,我们应当尊重但是,对事态,对形势,对各方博弈的结果怎样解读怎样评判,是我们大家的事   我们明明赢了一分,你不应说是输了陈光诚明明是比原来更安全了,你不应说是更危险了美国明明帮了忙,而且帮得很好,你不应说是出卖如果我们错误地把成功当成了失败,然后努力去做相反的事以图改变它,那倒很有可能使到手的成功流失或者是减少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