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胡温太上皇?非江泽民!

2018-01-05 04:55:06

武卫国 政治局内谁是胡温太上皇 各地因世道邪恶不公而抗议的民众一律被镇压,坏人一律得到庇护,这向全党、全民提出一个问题﹕ -一中国共产党究竟是为谁服务的是保护谁的,镇压谁的为什么不为民作主无人为民作主 历史上,上海人民何曾喊过「打倒法西斯!打倒共产党!」是你们共产党把人民逼到了绝境! 官商勾结,警匪联手拆房、抡地、开枪杀人、裁脏百姓、滥捕无辜,你们却不震怒!百姓无家可归,人命官司无处喊冤,被抓被打,访民成了罪犯,「被驱不异犬与鸡」,还不如亡国奴!你们却装聋作哑 胡先生上任之初,曾告诫贪官﹕「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人民反抗了,却成了敌人﹔对不反抗的,却又拆房、夺地,往死里赶,哪里有百姓的活路不该反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手无寸铁,百般难挨,干喊两声「打倒」不应该吗站在反人民的立场又何谈「情为民所系」 你们畏江如虎,认贼作父,乖乖地替卖国贼为瞒隐私,向俄国奉送领土签字负责,究竟为什么怕江何来 「打死人白打,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是江独夫镇压法轮功的秘令,今已成警察杀人护身之恶法,难道你们不晓 如今经济一团糟,豆腐渣工程遍地,「纵贪控党」之江策不绝,活摘法抡功群体器官创收!都是江氏遗产,你们却照单全收 文革之前,警察决不敢公开打人,如今警察成了土匪,是江财阀「率兽而食人」(上海内部消息﹕江氏特为死亡警察家属发巨金慰问)你们替江罪魁发什么「震怒」你们发那门子痴呆 高智晟、胡佳、孔强都在为你们着想,寄以无比信任,你们却谨遵江命,听任江爪牙周永康横行霸道! 孔强向胡建议「法办江译民!」-----不破不立,抓住一切人祸总根子,快刀斩乱麻:孔强,小小基层干部何等英明、敢于担当!为胡献策却落在江手,愧杀胡温及高层衮衮诸公! 「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权为民所用」这己经成了讽刺! 胡温新政所以夭折,他们自已也懵懵懂懂,被党文化灌得晕头转向 善良百姓都能看到现在人祸都是前任所遗留的,譬如豆腐渣工程在地震中砸死那么多中小学生,人民并不认为是温先生不拿儿童当人看而现在豆腐渣工程还不能停止!是因为江大财阀保下的贪官们还在! 原谅你们的好心的百姓,多么善良这些好心的不吭声的百姓,在你们治下,得到的又是什么 温先生好心取消了农业税,到下面是「苛政猛于虎!」强迫百姓排着队为震灾捐款,1.8兆的国财送到美国保存,过零头都不肯「利为民所谋」,所以震后民不聊生 政令不出中南海:胡先生取消了收容制度,强加给你一个周永康!他听姓江的!胡温迟迟不肯批捕高智晟律师;他却奉江命去胡行!你们奈何他不得!他比总书记、总理还大,是江强制留下的太上皇,用以监国,监党,监视胡温,持续镇压国策 一个强奸惯犯成了中共太上皇,江代表﹕无耻!滑稽、荒堂,末日妖孽,夜夜荒淫,日日为胡温造孽 胡先生规范警察行为:不准体罚、打罵犯人!他却允许让犯人替警行凶,用更损的招术,更狠的酷刑!变本加厉,滥捕滥杀,各地公安、610办天天整死好人、善男、信女!根本不买你胡温的赈! 仅此一端,便可看出千妥协、万妥协,万不该在关键人事上妥协!对国贼妥协,百依百顺,势必对人民残忍,要付出意想不到的代价! 胡先生要学金正日!而金正日也不敢把刀把子让反对派荐人來掌握!这不仅是滥杀无辜,要你偿血债,搞集体领导也推卸不掉! 而且也威胁到你们自己的生命! 所以上世纪五十年代,赫鲁晓夫一上台就把斯大林的刀把子﹕貝利亚杀掉;对于贝利亚跪地求饶,新的中央们也不敢饶,都知道自己的性命都抓在了贝利亚手里! 不能眼睛只盯着軍隊!公安、国安、金盾,江家这三大块也正在监控着中央人氏的身家性命! 胡温的悲劇,恐怕就在于北京奧运会开幕式上精心安排的那个「和」字! 关键是搞錯了和谐的对象!民众发现﹕不是对被抡地拆屋的受苦而上访的百姓讲和谐,而是无原则地对毁党卖国、立下恶规压榨百姓的罪魁祸首江氏及其爪牙周永康搞和谐! 国家领土不是那个掌权者的私产!怎能默认江氏为保护个人隐私而无偿地献给俄国,毫无原则地自己签字替他揹黑鍋! 也让当时所有领导人替他揹黑鍋! 这也是对全党不负责任!毫无原则地让每一个党员揹上卖国党的罪名而遗臭万年!倒行逆施,党员们怎能不大批地退党 更对不起中华祖先与后代!永远丧失了讨回领土的权利!把这卖国大罪任江氏推到邓小平身上,胡先生也是忘本对卖国罪、卖国贼都讲和谐!那还有什么不可以出卖,不可以牵就!这不是折中主义!是投降主义! 所以老百姓发现那个-----「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权为民所用」的那个「民」不是人民!而是诡称三个代表的江宰民! 为交換当几年卖国党魁,替卖国贼揹黑锅而受千秋遣责,而遗臭万年!傻不傻尤其亳无良心的打杀含冤茹苦的上访民众,那是人与兽的分界!沒有人命,沒有大冤屈,谁会捨家捨业捨命上访 周永康对一切冤苦百姓的残忍,让民众看出了共产党对人民的那颗歹毒的心!最后还是应了胡先生刚接班時,警告各地贪官的那句话:「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所謂的「群体事件」,是被欺负到极点的弱势百姓己忍无可忍!谁给了你们这霸道无法的权力 而今「民不得不反」之后:却又是胡温代表的党在镇压! 由前任江魁的代理人周永康留下的血债越滚越大!为百姓,你们都不作为!只有周永康对人民,对弱势百姓,天天在加强「执政能力」 胡温不能作主!恶性循环!不停地惯性循环!最终成为共犯!而名义上的元首、总理主观上认为:「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谁的党谁的国! 江氏当权一笔就批给江绵恆26亿美元!党是江家党,那时国库的金钥匙就在他手里!论财产:胡温二位可能不及江家千分之一,却因循苟且,优柔寡断而沦为一体:一个用自己的理念、红色记忆为大主教做牧师;一个尽自已的心力,鞠躬尽瘁为大主教当管家 竟肯豁出了一切身家性命, 既己上了贼艇, 只得拚命划船! 为谁尽忠,为谁尽孝 为谁粉饰与掩护 为谁看家护院 若想挽狂澜于既倒:只有豁出去,得罪教主一次!把江家代理人撤下,立即停止为胡温造孽! 周永康千夫所指,除之大快人心!会得到人民拥戴,以免再遭暗算为你们自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