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绿色丧葬遭遇传统观念抵制

2019-06-08 08:07:00

香港——远离市中心华丽光鲜的摩天大楼,有竹林环绕和佛祠分布其间的新和合石纪念花园,是香港地区环境最为优美的一片长眠之地园内有蚱蜢在小路上跳腾,远处会传来钟鸣之声 和合石坟场内的办公地点两年前,坟场的新和合石纪念花园作为供人们撒放挚爱亲友骨灰的地方对外开放,但大多数时间里,这里都空无一人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两年前,这座花园作为供人们撒放挚爱亲友骨灰的地方对外开放,但在大多数时间里,这里都空无一人沿路立着的用来镶嵌先人牌匾的雄伟花岗岩墙,几乎是光秃秃的,9000个匾位,只有300个镶嵌着牌匾 “没人想来这里,”负责看管这座墓园的政府工作人员林明韦(Lam Ming-wai,音)说“香港人太保守” 在安置去世的亲人方面,几代香港人一直遵循一种熟悉的惯例他们在山上和海边争夺最好的墓地,或花一笔数目不小的钱买个玉质骨灰罐并办一场复杂的丧事 不过,现在政府正竭力打破这些风俗因为担心死亡人口不断增加而墓地空间不足,香港政府着手推广“绿色殡葬”,力劝公众放弃传统葬礼以及在火化后于特定地点内存放骨灰罐作为替代,政府希望人们将亲人的骨灰撒在花园和大海里 在一个习惯于长久供奉祖先的社会里,很多人视这样的做法为大逆不道中国传统讲究让去世的亲人回归故里、入土为安,或将其骨灰保存起来,以便子孙各代都可以祭奠,同时也受先人的庇佑 “我们想给自己的祖先一个家,一个容身的地方,”35岁的办公室职员汤米·冯(Tommy Fung)在不久前去墓地祭奠时说“要是把他们的骨灰到处撒,哪还能给他们一个家” 过去几年,香港官方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想打消这种顾虑公务员会前往中学和老人院,宣传“回归自然”的理念 政府建立了一个纪念网站,以替代墓碑网站设计有一个按钮,点按它就可以给去世的亲人供奉虚拟水果祭品电视上还会播放让人感觉良好的公益广告,里面充满了新生和焕发生机等字眼 “我走后,要是能放在一个这么优美的环境里就好了,”在其中一段视频中,一位坐在轮椅上的祖母在公园里这样说道,旁边站着她的孙子在另一段视频中,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在海边抓住她丈夫的手“看到这蓝色的天空和美丽的大海,我感到特别自由,”她说 香港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地方之一,有720万人生活在400平方英里的多山地区,而且其中很多地方建成了公园和自然保护区因为预计到随着人口增加这里的墓地空间将会不足,政府在过去40年基本上成功地说服了香港居民放弃土葬,转而选择曾经在这里很少见的火葬如今,90%的死者接受火葬 但现在香港保存逝者骨灰的空间也在迅速耗尽政府管理的供人们存放骨灰罐的安置所只有八处,如今有不少已经近乎满员而私营的骨灰堂往往价格昂贵,让人却步 政府计划在接下来几年建设一些设施,用以存放几十万人的骨灰,但计划建设地点附近的居民对此表示抗议,有时还会进行街头抗议活动他们中有很多人担心此举会引起自身区域的房价下跌,比较迷信一点的人则害怕被鬼魂侵扰,或破坏这里的风水 “这件事不会容易,”负责监管绿色殡葬项目的政府官员陈肇始(Sophia S. C. Chan)说 陈肇始称,去年为亲友进行火葬的人只有9%将骨灰做了撒置处理她表示,要克服撒骨灰对死者不敬的观念一直比较困难,很多人认为绿色殡葬是西方的发明 香港政府征募名人帮助推广绿色殡葬,但很多名人不愿意与这种有消极暗示的事情扯上关系官方还必须和生意兴隆的殡葬店竞争,后者销售骨灰罐、棺材、花束和珠宝等人们用以安葬亲人的各种传统殡葬用品 杰夫·林(Jeff Lin)在香港经营一家小殡葬店,他表示政府应该把精力放在盖新墓地上,而不是推广绿色殡葬“对大家说,‘对不起,我们没有足够的地方安葬你祖父了,也许你该考虑把他的骨灰扔到海里去,’这不公平,”他说“解决这个问题是政府的责任” 由60家殡葬店组成的香港殡仪业商会也这么认为,并且已经就政府的这一政策举行了抗议活动“单单推广绿色殡葬,并不能解决空间稀缺的问题,”商会会长吴耀棠(Ng Yiu-tong)说 最近几年,亚洲各大城市都面临着相似的殡葬空间短缺问题但很少有地方像香港这么稀缺港人开玩笑说,在有些社区,现在买一个存放骨灰罐的壁龛的价格,单位价格比房价还高,一些私营性质的壁龛价格超过10万港元最豪华的私营骨灰堂提供24小时的安保服务,可以眺望海景,还会有和尚定期来念经 香港官方预计,随着人口老龄化和死亡人数继续逐年上升,这一问题会变得更加严重去年香港有将近4.6万人死亡,比2005年增长了18% 政府在八家骨灰堂辟出空间,用来建供人们撒置骨灰的纪念花园,新和合石纪念花园就是其中之一这些花园有很多比较像禅宗园林,有石径,还有蜗牛和兔子造型的小雕塑为了鼓励人们进行海葬,香港还为想要撒骨灰的家庭提供免费轮渡 尽管有这些激励措施,很多居民仍然心有疑虑有官员表示,家人常常会无视亲人提出的将自己的骨灰进行撒置的要求,因为他们担心这样做对死者不敬 仁智殡仪服务公司(Sage Funeral Services)专门提供绿色殡葬服务,来自该公司的贝奇·马(Betsy Ma)表示,更年老一些的家庭成员尤其反对这种观念“如果他们看起来比较保守,我都不会再去问,”马女士说哪怕只是提建议,“他们也有可能打我,”她说 尽管如此,马女士还是把香港人对绿色丧葬有限的兴趣变成了一门生意她利用类似制造人工钻石的高温工艺把骨灰加工成宝石,起步价大约在800美元 今年8月,36岁的阿德里安·梁(Adrian Leung)在父亲因中风并发症逝世后,买下了两块这样的宝石9月,梁先生根据父亲的遗愿,避开“可怕的墓园”,把父亲剩余的骨灰撒在香港东部一个花园里 但梁先生还是责怪香港政府没能为家属提供更多选择“价格太高,各种手续又太复杂,”他说“现在,(抛撒骨灰)是最可行的选择” 在新和合石纪念花园,政府工作人员林明韦走在小道上,展示着空荡荡的纪念墙2012年,他自己的父亲过世他回忆说,当时他向母亲建议,尊重父亲的遗愿,去海上抛撒父亲的骨灰但母亲大发雷霆他说:“她担心他的遗骸会被鱼吃掉” 两人的斗争持续了几天最后,他说服了她他向母亲保证,会在附近一个纪念花园里挂上父亲的名牌,以便她每年能有个地方去送上香蕉和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