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外的中国黑户:社会边缘人

2019-06-08 08:02:00

北京——22年来,李雪(音)活得像个幽灵,中国的一胎政策致使她远离主流生活她表示,即便共产党现在宣布终结该政策,很多像她一样在“计划外”出生的孩子无法立即摆脱边缘状态 富塘村墙上的标语写道,“全体公民要学法、知法、守法!独生子女光荣!” Reuters “李雪是一名中国公民,”她的妈妈白秀玲(音)接受采访时说“但除了家人,没人承认她的存在” 李雪是北京城南一个蓝领家庭的第二个女儿,她的出生违反了大多数城市夫妇只能生一胎的政策与不少“违规家庭”的孩子一样,她在成长的过程中基本上处于没有该国居民公民权的状态——没有身份证件及公民身份通常享有的权利和服务她没上过学,很难找到工作 身材娇小、说话温和的李雪在餐馆做服务员,“与普通人相比,我有太多事情需要应对,”她在周五休息的时候表示“但我又没做错什么” 李雪的故事说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的影响,远比限制出生孩子数量要复杂和持久的多几乎所有中国公民都有户口和身份证,李雪等没有这些证件的人无法接受教育或享受医保也无法找到好工作,不能领取结婚证 周四晚间,电视新闻宣布中共将允许所有夫妇生两个孩子时,李雪表示没什么感觉,只是稍稍有些好奇 她不知道这种政策放松是否会给像她这样的人带来帮助,但她也表示,自己经历了太多空欢喜,因此不会指望这次的改变能给她这样的家庭带来境遇的改善 “22年了,我们经历了很多”她说“政府说过要立法和政策改革,但我觉得还是再看看吧,希望他们以后会实施或执行这些东西” 生育受到一系列错综复杂的规定的控制,被认为违反规定的家庭通常会受到当地警方及计生官员的惩罚,被处以罚款、免职并非所有孩子都有李雪这样的可怕后果,但计划生育管理的确引起了很多人的强烈愤怒 数百万中国人在没有户口的情况下生活,户口相当于护照,是在和官僚机构打交道时的凭据今年,根据政府研究人员万海远的估计,至少650万中国人因为超生没有获得公民身份 规定称官方不能拒绝给予这些孩子户口及其他证件,但实际上官员们会通过拒发来惩罚这些家庭,也有的家庭因为担心被罚款而不愿申请落户尤其是在过去几十年里,地方政府承受着达到人口控制目标的重压,鼓励主管部门采取强迫堕胎、拆毁房屋等强制举措,惩罚违反规定的家庭 李雪表示,她父母并非有意违反计划生育规定,而他们也拒绝为此缴纳罚款她表示,她的母亲和父亲身患残疾,因此应该有权生两个孩子但官员们认为,他们没有获得所必需的批准李雪表示,她母亲甚至考虑堕胎,但医生称她当时身体太虚弱,手术风险大 李雪在姐姐李彬(音)的阴影下长大,李彬的出生获得了官方许可,该有的手续她都有 姐姐上过学,李雪没上过她表示,她读书是靠姐姐教她,还有自学李雪说姐姐生病时可以看医生;她却不能,因为北京的诊所和医院通常要求提供身份证件当她姐姐在一家工厂找到工作时,她却难以获得工作,因为大多数雇主要求提供身份证件 她表示,她在成长过程中遭遇了一系列折磨人的挫折和绝境餐馆服务员的工作是通过朋友找到的,雇主愿意忽略她没有身份证明的现实她跟母亲还有姐姐住在简陋的家中,父亲在去年去世 “没有户口,她没有任何权利,”姐姐李彬说“这已经造成了太多伤害她未来怎么工作,怎么结婚在她余生中,有很多问题是我们无法阻止的” 李雪表示,她甚至拒绝考虑找男朋友,因为至少目前,结婚看起来是不可能的 “结婚时,没有户口就拿不到结婚证,也就无法生孩子,”她说“所以我没怎么想过这件事,因为想也没用” 李雪及其家人表示,他们经常去政府办公室,向法院提出上诉,希望为她赢得正式身份但到目前为止,这些做法都没有奏效,虽然缴纳罚款就能扫清障碍,但他们拒绝交罚款,称罚款太多而且不公平李雪表示,1993年时的罚款是5000元人民币,但由于有利息和额外的罚款,她不确定罚款数额是否有增加很多有孩子没有落户的家庭最终向政府缴付了数千美元的罚款 尽管多次致电,李雪所在社区的派出所和计生办公室拒绝就她的说法发表评论,声称不了解她所说的情况,或有规定不能接受记者采访 “根据法律规定,因为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不给人户口是违法的,”法律学者杨支柱说杨支柱几年前因为要二胎,与随之而来的罚款和惩罚抗争而被调离教育岗位 “但实际上,一些地方政府仍将这两件事绑在一起,加大违反规定的代价,收取罚款,”杨支柱说“作为首都,北京在人口政策方面一直特别严格” 李雪表示,如果她获得了户口和其他正式文件,能够上大学,她希望学习法律,进行抗争,终结对没有户口的孩子的惩罚 “我一直在学习法律,好为自己和跟我差不多处境的人辩护,”她说“我不能说我有多乐观,因为我们需要说出他们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