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温嫩登枪击案劫后印象:期待天使

2019-03-08 11:04:00

如果不是降下的半旗和枝头随处可见的黑带,没有人会想到这个美丽宁静的小城刚刚经历过一场浩劫随着3月11日上午的阵阵枪声,德国南部巴登符腾堡州的温嫩登(Winnenden)成了世界各地媒体追踪的对象 一个17岁的男孩拿了父亲的真枪冲进过去就读的中学,射杀了9名学生和3名老师后逃遁,一路又开枪打死三个路人,随后在工业区和警察激烈枪战,最终饮弹自尽 德国媒体和政治家们一直在密集讨论凶手的作案动机,试图找出背后更深层的责任人:父母,学校,警方,抑或是宣传暴力的媒体,沦落的社会价值观 我很想知道那里的人们到底怎么样了就在下决心去那里直接感受的一瞬间,心里不由升起一丝恐惧,不知道街头是否还有一管黑黑的枪口在游荡血腥的事实竟然让异乡人都不由心惊,何况是整日生活在其中的人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度过这些日子的 强忍悲哀的保安 市政府从14日开始把哀悼簿放在门厅的签名台上,州长第一个来留了言,周末从10点到14点也开放签名我周六到时已近下午三点,大门虽然关着,仍有络绎不绝的人来探视,门里的保安看到有人来就开门让他们进去一了心愿 保安说,因为上午来的人太多,队伍排到了门外,他们临时增加了两个台子签名的本子写满了一本又一本,来的人除了当地的,还有周边城市乡村的城市的网站上也开设了留言处,每天都有上千人在这里吐露心声,除了德国的,还有不少奥地利的 保安说,留言簿至少要开放到下周六追悼会,到时候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总统科勒都来参加,有很多电视台来直播,市中心的教堂里肯定容不下这么多人,市政府还没想好怎么办 这个中年保安眼睛红红的,不知道是近日工作繁忙还是太过伤心,他的语气充满了悲哀:“这里现在全世界闻名了,可是是悲哀意义上的”他说追悼会过后留言簿就收起来了,但如果谁想签名,他们还会专门为他拿出来 我问他怎么去学校,他详细的告诉我走法,原来离市政府不远为了保险起见,我又追问那条街名,这下戳到了他的痛处,他停顿了一下,好像是在强压下痛楚,鼓足力量做一件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然后还是像刚才一样和气的说:“那条街叫阿尔伯特维勒街,和学校的名字一样” 鲜花蜡烛寄托思念 阿尔伯特维勒中学在周六下午的阳光下,比市政府要热闹得多学校被隔离带围起来,紧邻的另一所中学门前停了十几辆电视直播车,穿着红十字会制服的工作人员穿梭不停 学校从事发第二天就停课了,学生和老师们被安排到对面的一个大厅接受心理治疗今天学校允许家长来领取学生留在校内的自行车和物品,物品都集中到紧邻的中学里,凭学生证和身份证领取学校门前人头攒动,但最多的还不是来领东西的,而是来悼念的市民,其中有不少中学生模样的孩子 两所学校门前临街的灌木丛边,以及学校之间院落的路边和花坛沿上,堆满了鲜花和红色的塑壳防风蜡烛鲜花和蜡烛之间散布着写着悼词的纸片,或是插入透明塑料套中的诗篇,图片,边上摆着绒布玩具或心型饰物 有照片的往往是冤死枪下的学生和老师有一个塑封的A4纸上有三张同一个小女孩的照片,下面是一首好友献给她的诗,意思大概是:你就在我身边离我而去,没有留下一句话,如果早知是这样的结局,我宁愿替你而去……作者的捶胸顿足之心痛跃然纸上,令观者也眼眶湿润 还有一个塑料袋里是一个叫Nicole的青春少女的照片,她的同学在边上写下“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上面还压了一块心型的石头,写着英文的“永远”我看到两个和照片上差不多年纪的女孩把两支郁金香放在照片边上,又点燃了两支蜡烛放在前面我好奇地问她们是否认得照片上的女孩,她们摇头说不,不愿意多说话就走开了 学生们在鲜花间留下的最多的话就是“WARUM(为什么)”,为什么发生这一切,为什么偏偏是你还有大人敬献的花圈,写着“在沉默中哀悼” 记者不受欢迎 那所近邻的中学没有封起来,教室的窗户上贴了不少标语,主要是表示哀伤,慰问或鼓励的但最顶上的窗户上贴着大大的字“让我们在安宁中哀悼”,这句话显然是冲着门前十几辆电视转播车和无数台摄像机,照相机,以及满城出没的记者 我走进学校对面的Hermann-Schwab大厅,这里原本是城市用来举行演出或其它公众活动的场所,事发后在那里设了临时谘询处,为学校的孩子,老师和家长提供心理安抚 大厅里设了好几张大方桌,还有一个柜台随时提供免费的饮料和食品,角落了划出一块给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办公 从出事第二天开始已有近百名心理专家在此轮班,和寻求心理安慰的对象交谈,倾听他们讲述梦魇般的经历,虽然很多都是义工,但都要有专业资格和经验才能被允许来从事这一工作,主要是由当地红十字会和市政府组织的,从巴伐利亚州和北维州还有这样的专家在陆续赶来支援大厅的地下室里专门有一个“默哀室”,给不想说话的人提供一个排遣抑郁的场所 我刚走进去,就有一个中年妇女迎上来问是否需要帮助,她的胸前挂着一个牌子,写着她的名字和职务“心理专家”当她发现我只是好奇地问这问那,就马上警觉起来,说这个大厅时媒体的禁地,保证那些在事件中心灵受到刺激的大人孩子有足够的私人空间,有足够的信任感,在专家的帮助下度过这个难关,任何私人情况的公开都可能对受害者带来更多的伤害 我之所以能踏入这块禁地,是因为今天的谘询活动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工作人员放松了警惕,不然记者在门口就被挡驾了但因为怕有些学生家长不知道地址的变动,所以大厅里还是留了几个专家备用我又好奇的来到新的谘询点,果然被一个专家挡在门外,她坚决不接受采访,给了一个州政府心理谘询局新闻处的电话把我打发走了 在市政府的网站上也是一再呼吁媒体和受害者保持距离,低调行事,不要在他们的旧痛上添新伤下一周市政府和学校打算组织学生分年级到城里不同的大礼堂,尝试集体上课,让学生慢慢找回昔日的感觉,终有一天不再因没有安全感怕回学校 年轻的牧师 从心理中心碰壁出来,我又回到市中心,步行街上的商店几乎都关了,只有家家门口的黑绸带或黑布在风中摇曳 有一家水果店的窗户上贴着一张标语:我们同悲旁边画着个十字架 路旁的教堂开着门,门口的牌子上写着:邀请您来到平静的心灵港湾我忍不住走进去,一个三十多岁的牧师和两名义工正好没事,热情的和我聊起来,他们起初以为我有心事要倾诉,发现只是个外来的好奇者,还是热情的以他们的所知满足我的好奇心 牧师虽然年轻,在青少年教育方面却有不少经验,他经常和一群聚众喝酒的少年打交道,知道怎样打开孩子的心扉事发后两天,教会在这里开设了谘询点,敞开大门对所有人,不管是当时的学生,老师,家长,还是当地的居民,抑或是外来的好事者,都可以走进来倾诉“真是很有意思,有些人走进来,从学校的惨案说到自己的心事,会引出好多故事看来不少人一直在心理寻求安全感和保护,遇到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机,就都引发出来了” 牧师告诉我,教会的谘询点不是专门正对学校当事人的,也不会在事情过去后马上撤销这要人们有需求,他们会一直做下去教会成员都是主动报名义务来担当心灵安抚者的 他的话让我想起市政府哀悼留言簿上的一句话:你需要一个天使 当人们张开双臂,相互呵护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