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医生怎样陪送临终者

2017-09-03 14:31:10

2011年,法国西南部巴约纳(Bayonne)小城的医院出现了一系列可疑死亡病例,死者多是生命行将结束的晚期病人这些病人一经急诊大夫波拿麦宗(Nicolas Bonnemaison)之手,就立即死亡2011年夏天,同事起了疑心,揭发出来,波纳麦松大夫被立即停职,受到司法审查,他被指控涉嫌毒杀7名特别虚弱者波拿麦松医生向法官解释自己的行为是帮助行将死亡的人“缩短痛苦时间” 对于他做为医生为何不与病人家属沟通的诘问,他解释说,当病人的生命行将终结之际,家人十分难过,从他们的眼神中或握手中传递的信息,他都能领会到其中的含义显然,这位急救大夫没有按照法律,与病人家属明确沟通,也没有和其他医生护士商量不论他是杀人凶手还是慈悲天使,他的行为再次引起舆论对死亡伦理道德问题的关注 法国出台“临终法” 中国有俗语叫做“好死不如赖活着”,但积极主张安乐死的民间团体,却呼吁将安乐死合法化,要求有尊严的死去但是在天主教传统深厚的法国,安乐死一直不被法律允许,更何况安乐死和杀人之间相差毫厘,界限难定,有出偏的危险直到2005年,法国国会和参议院通过了“雷奥内蒂法”(la loi Leonetti)该法被认为允许“被动安乐死”这个法律虽然禁止医生主动为病人注射药物导致死亡,但允许在特定情况下停止抢救和治疗,也就是说,禁止医生在明知病人已经无望,仅仅为了人工延长生命而继续硬性治疗该法还强调必须尊重病患本人的意见,在病患无法表达时,应由医生做决定,但需要与其他医疗人员合议,还要和家属商量,不能由一个医生单独做主该法还要求医生在停止无效治疗后,用药物减轻患者的痛苦,保护患者尊严,陪同患者亲属 “临终法”是在凡尚-安倍尔事件后产生的2003年法国青年 凡尚-安倍尔 被他的母亲和医生施以安乐死,在法国引发震撼凡尚-安倍尔2009年因车祸致残,当时只有19岁他全身瘫痪并失明和失聪,完全没有康复获改善的希望他多次要求当时的法国总统希拉克推动立法,给予他死去的权利,但希拉克没有让步不过,凡尚-安倍尔被母亲和医生帮助安乐死后,希拉克委托心脏科医生议员雷奥内蒂(Leonetti)起草一份指导医生为垂危者送终的法案这份2005年生效的法律以起草者雷奥内蒂医生的名字命名,也被简称为“临终法”凡尚-安倍尔的医生和母亲以杀人罪受到司法追究但2006年女法官安娜-莫尔旺(Anne-Morvant)宣布结案,对安倍尔的母亲和医生不予追究随后,法国安乐死的争论告一段落 然而5年之后的2011年,波拿麦宗大夫给晚期病人注射药物结束生命的做法,再次引发舆论关注临终者的死亡问题:是减轻病人的痛苦,助其平静往生,代价是少活几天,甚至几个月,还是明知无望,仍然坚持硬性治疗,人工延续生命从宗教角度看安乐死当然不行天主教认为,生命是上帝给的,只有上帝有权收回从世俗角度看,主张安乐死的人要求“死的尊严”和“死的权利” 法国世界报9月6日刊出对法国医生为晚期病人送终的调查这篇调查表示,许多急救中心并不了解那份指导医生为垂危者送终的法案内容至于病人要求安乐死,被采访的医生都说他们几乎没有碰到过但许多医生并不主张安乐死,他们认为,临终法的框架可以解决临终病人的问题不过,一些急诊医生表示,当医院接到养老院送来的昏迷病人时,最伤脑筋的就是无法了解病人过去的情况,而了解病人的过去,可以帮助医生作出正确判断,可以避免医生对病人进行无望的硬性抢救,也可以避免错误地放弃抢救巴黎圣-安东尼医院(Saint Antoine)的莫里医生(Dr. Eric-Maury)说,他值夜班时,来了这样的病人,他会半夜上网去查找病患家人的电话号码,为的是了解病人以前是否自己能行走,生活是否自理,是否留下什么意愿等等,以便做出合适的决定 巴黎 Pitié-Salppêtrière 医院的急诊脑科医生索菲-克罗吉耶(Dr. Sophie-Crozier)说,她收治脑溢血病人时,意识到自己可以决定病人的生死,因此常会问自己:这位病人抢救过来可能严重瘫痪,他清醒后能接受这样的状况吗该不该继续抢救留下严重的后遗症,还值得活吗也许还是死了的好临终法要求医生在任何时候都不能一人做决定克罗吉耶大夫说,每当出现需要商量的病例,她会召集同事召开“脑溢血”会议,共同商讨 不过,据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临终法生效的2005年,法国医院急诊抢救中心的死亡病例中,有20%的放弃抢救决定是由一名大夫单独做出的这个报告的作者勒孔特(Philippe-leconte)说,这种情况现在在小医院没有什么变化 怎样死的有尊严 勒孔特反对安乐死,他表示,一般情况下,一旦医生看出来继续硬性治疗对病人已经没有意义了,家属都会同意医生的建议在停止治疗措施后,医生通常会采用吗啡来减轻病人的疼痛这样做,可能会缩短存活期,但可以减少痛苦,保持病人的尊严此外,临终病人除去肉体痛苦之外,在心理上也非常焦虑医生通常会给病人用一种叫做Hypnovel的抗焦虑的药物这种药可能会让患者神智不清,甚至陷入昏迷,但可以舒缓病人临终的痛苦和焦虑 “临终法”强调尊重病患本人的意见,但对于病人要实施安乐死的病例,许多医生都表示不曾遇见巴黎 Villejuif的 Gustave-Roussy 肿瘤医院是目前欧洲最大的治疗和研究癌症的医院医院的图尔尼冈大夫(Tournigant)说,有时病人会说:“大夫,我受不了了,帮我结束这一切吧”他警告说,这样的话不表示病人要求安乐死,不应该算数这个医院还请心理医生对护士和医生进行培训,以便做好临终关怀工作肿瘤患者心理专家萨拉- 多齐医生(Sarah Dauchy)说,要弄清楚,病人这样的要求到底是来自患者自己,还是来自他的家人或是来自护理人员要知道,临终病人的护理人员有厌倦情绪,并不奇怪另外,还要弄清楚这样的说法,是否与患者的肉体疼痛或心里焦虑有关而疼痛和焦虑都是可以用药物平息的关键是要让病人临终时不痛苦,保持尊严 在中国临终抢救也是敏感话题 在中国一个网站看到一篇报道说,一位老人生前要求他的儿子写保证书,保证在他临终之际,不叫医生用抢救工具折磨他的身体,让他平静地离去但是,当老人真的不行了,做儿子违背诺言,让急救人员进行了抢救结果,可怜的老人临走时受了许多痛苦而且这位老人是佛教徒,据说临终时需要身心平静,才能往生极乐世界 但如果站在老人的儿子一边设想,他也有难处做儿子的,在父亲病危之际,岂敢不让医生抢救他内心也许报一线希望,能救回父亲的生命,也许这个儿子担心外界会指责自己不孝顺,不救父亲,于是违背父亲的嘱托总而言之,他若真正替父亲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