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亦武美国读者会 拉什迪:中国真正屈指可数的作家

2017-10-03 06:16:09

今年四月,美国笔会举行的文学节设立7年来首次出现邀请的作家不能出席,就是被中共政府阻挡的廖亦武9月13号,美国笔会特别为成功逃离中国的廖亦武举办读者见面会 图片:廖亦武作品翻译黄文(左),廖亦武(中),专栏作家古勒维奇(右)(记者紫荆摄) 著名作家拉什迪(Salman Rushdie)在介绍廖亦武的时候说,在任何国家,在某些历史阶段,真正能称得上作家的屈指可数 拉什迪:“在目前的中国,廖亦武毫无疑问是真正的作家” 廖亦武朗读了他的新书《上帝是红色的─中国十字架地下寻访录》片段这本书讲述了在中共的打压中,中国的基督教徒是如何生存的 廖亦武:“这些基督徒,他们在非常贫困的山区,西方的传教士把信仰的种子带到他们那个地方,他们从此就被枪毙、被迫害,被投进监狱但是他们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因为他们心中有上帝,所以他们有自由这和我追求的、写作的、言论的自由是一致的” 主持见面会的专栏作家古勒维奇(Philip Gourevitch)提到,廖亦武原本想挖掘法轮功被迫害的故事,受到政府压制,转而去写基督徒 廖亦武:“在中国无论是信仰道教、佛教、法轮功,要忍耐共产党,你就不要要求你的自由和上帝你首先得承认那个独裁是合理的如果你要要求你的自由,要发出你的声音,可能就和独裁政权有某种冲突这个涉及到做一个真正的佛教徒、道教徒、基督教徒,还是做一个专制下的奴隶” 廖亦武说,在中国这个最大的独裁国家,你可以信仰道教、佛教、基督教,但是你先得信仰共产党如果不信仰共产党,其他都谈不上 廖亦武:“共产党的一切目的都是洗脑,只要你没有记忆,没有历史,没有你个人的故事,这一切都可以甚至你忘记了它的罪恶,忘记它曾经杀过人,你只要做一个植物人,完全没有记忆” 自称没有幽默感的廖亦武说,昨天枪毙人的事情,今天我如果忘记了,就象那些房地产商,那些西方与中国做生意的人一样了我可能会生活的很好 廖亦武因为写长诗《大屠杀》谴责中共89年的屠杀而入狱四年他的狱中经历写成的《证词》一书,以及《中国底层访谈录》在德国都十分畅销 正是监狱中的生活使他开始“被迫”关注底层人的生活 廖亦武:“我在监狱里面认识了各种各样的人,杀人犯,人贩子,农民皇帝,逃犯作为一个诗人和政治犯,我无法和那些犯人交流,也不想听这些但是人都有倾诉的欲望,抓着我拼命的讲这些人讲过之后,明天可能就会被枪毙” 廖亦武认为,中国人没有言论自由,在中国的老百姓,无论是三轮车夫,还是卖菜的,他们都希望讲述他们的故事 自己只是一个听众和录音机 廖亦武:“中国任何一个人,一个菜贩子,一个下层的人,他讲出的故事都足够让每一个知识分子感到非常的震惊”   9月14号的《纽约时报》刊登了廖亦武写的《走出中国》的文章,回顾他决定逃离的经历 云南是中国人想投奔新生活的出口,穿过原始森林,或沿澜沧江顺流漂下... ... 16次被当局禁止出境,走在云南的红土地上,自由的渴望让他头脑疯狂运转扔掉手机,切断联系,带上足够的钱因为价钱谈妥了,当地人可以领你从一条人不知鬼不觉的路走出去 警察听说他的书将在德国和美国出版,今年三月就开始在他家外面监视,并跟他讲,“在外国出书违反中国法律” “如果你到美国参加笔会活动,我们就把你象艾未未一样消失”只有逃出中国这个大监狱才能自由的写作和出版他感到有责任让世界看到经济幻像之下真实的中国、对民众蒸腾的怨气漠不关心的中国 他去德国、美国和越南的签证都还有效,所以他决定合法出关在边境小雨中等待过境时,还被一个妓女的敲门声惊醒边境检查人员看了他的文件就放行了他直接到河内登上去波兰的飞机德国的编辑在机场接他呼吸着新鲜空气,廖亦武感到了自由  廖亦武将在美国访问两个月,